首例“网络筹款平台起诉用户案”胜诉
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1-11 编辑:卢俊卿

  11月6日,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朝阳法院)一审宣判,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两项社会救助,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,构成违约,一审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筹款153136元并支付相应利息。

  这是国内首例网络个人大病筹款平台起诉用户胜诉的案件。平台的胜诉,树立起网络个人大病筹款行业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,代表网络个人大病筹款行业已从单纯“行善”阶段升级到“行善+止恶”阶段。

  水滴筹表态,感谢法院支持全部诉讼请求,会严格按照即将颁布的自律公约2.0的要求,不断提高平台风控水平,进一步保障广大用户的合法权益,同时继续积极打击不诚信筹款行为,维护纯净的网络个人大病筹款行业环境,让每一份善念善行都不被辜负、不被欺骗,让每一份爱心筹款都能传递给真正需要帮助的患者。

  被判返还筹款的莫先生,是不诚信筹款的一个典型代表。

  因儿子出生后身患威斯科特-奥尔德里奇综合症,2018年4月15日,莫先生在水滴筹平台为儿子发起筹款目标为40万元的个人大病筹款,最终筹得15.3万余元。2018年7月23日,莫先生的儿子不幸因病不治身亡。

  2018年7月27日,莫先生儿子去世后的第5天,莫先生的妻子许女士向水滴筹举报,莫先生在水滴筹筹到的款项基本没用做儿子治疗,且“孩子父亲是拆迁户,家里有房,还有店面,并不存在借钱的情况”……

  根据《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》,在发起人有虚假、伪造和隐瞒行为、求助人获得资助款后放弃治疗或存在挪用、盗用、骗用等行为时,水滴筹平台有权要求发起人返还筹集款项。

  水滴筹公司收到许女士举报后,向莫先生进行情况了解和核实,要求莫先生提交增信信息,莫先生称“申请过两个基金共六万后看病花费约3万,余下的在医院还没动用孩子就没了”,并表示水滴筹余款愿意拿来做慈善或退回。

  2018年8月27日,水滴筹公司正式向莫先生发送律师函,要求其在8月31日前返还全部筹集款项。莫先生收到律师函后,并未返还。

  为此,2018年9月,水滴筹公司向北京朝阳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莫先生全额返还筹集款项153136元,并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自2018年8月31日起的利息。

  朝阳法院经审理认为,莫先生隐瞒家庭财产信息、社会救助情况构成一般事实失实,莫先生违反约定用途使用筹集款的行为属于将筹集款挪作他用,上述行为构成违约。最终,朝阳法院对水滴筹公司要求返还筹集款的诉讼请求予以了支持。

  网络个人大病筹款平台的初衷,是利用互联网科技集合社会的小善力量,为陷入大病困境的个人和家庭带去希望、温暖和帮助,但本该美好的事物,却因为少数人不诚信筹款蒙上了一层灰尘。

  这不仅大大伤害了积极捐款的爱心人士,还打击了整个社会献爱心的积极性,更可能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帮助,流毒无穷。朝阳法院的判决结果,是对不诚信筹款行为的警示,也是对整个社会善心善行的捍卫。

  多头并举,严格审核+警企联动呵护善心

  网络个人大病筹款平台的出现,大大缓解了大病后无保障人群的医疗资金压力。

  截至2019年9月底,水滴筹已成功为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免费筹得235亿元的医疗救助款,近2.8亿爱心人士支持了平台的救助项目,共计产生了超过7.5亿人次的爱心赠与行为。

  据了解,从2016年7月成立起,水滴筹就对不诚信的筹款行为深恶痛绝。一方面,严控审核流程,通过证明材料审核、第三方数据校验、医院实地探访等核实方式,水滴筹构建了内外部联合、线上线下协同的层层审核机制。另一方面,积极联合各方力量,打击不诚信行为。

  在求助信息公示审核方面,平台会要求发起人逐项清晰说明患者的疾病情况、家庭经济情况、医保情况、商业保险情况、筹款用途等各项信息,并将相关信息向患者社交网络中的所有用户充分公示。用户会对求助信息进行证实、举报、评论,而平台会针对其反馈的信息进行进一步的核实,比如与患者的就诊医院进行电话或实地核实、由村(居)委会提供家庭情况证明。

  在求助发起、传播、提现等整个过程中,水滴筹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、大数据监控、舆情反馈等技术和手段对求助信息进行全流程的动态监控。对于监控到的任何问题,水滴筹都会在第一时间启动全面调查。

  在筹款项目通过审核及公示无误后,平台也会优先打款给医疗机构、慈善组织等,用于患者治疗,避免挪作他用。

文章来源于:http://www.lujunqingd.com/jiechu/20191111/672.html卢俊卿好公益网,编辑经过适当修改,如有侵权请与编辑取得联系。


上一篇:水滴帮扶助脱贫 村民致谢赠锦旗
下一篇:财政部、应急管理部向7省(区、市)下拨4.18亿元